Back

買賣假畫的法律責任

Home

買賣假畫的法律責任

文字:李禮仲

國畫大師齊白石先生曾自刻印文曰:「吾畫遍行天下偽造居多」,可知假畫問題由來久遠,只是利之所需今尤烈。台灣藝術品市場上之交易,時而見假畫出現,即使國際知名的拍賣公司,甚至專業美術館,都難逃被假畫欺瞞之困擾。由於假畫問題使愛畫收藏家止步,斲傷畫家收益與擾亂畫作交易市場,因此,假畫可說是全世界藝術品買賣共同面臨的問題。各國多以嚴刑峻法防制假畫橫行,我國也不例外。

 

製作假畫之人依其造假方式可分為臨摹重製畫家的畫作,與冒名繪製假畫仿冒畫家的畫作二種情形。臨摹重製情形乃作假畫的人分毫不差照實臨摹已故前輩畫家楊三郎先生「靜物」畫作,並在香港佳士得拍賣公司拍賣會中以高價成交。繪製假畫係指作假畫的人認為李石樵的畫作因為價格創新高,認為奇貨可居,於是繪製一畫作偽稱是李石樵所繪,並在拍賣會中以高價成交。以上二種製作假畫之人在法律責任上不盡相同之處,茲分析如下。

 

我國對於著作權之保護是採取「創作保護原則」。畫作屬於美術著作之一,畫作由畫家創作完成那一刻開始,就受到著作權法保護,無需要登記、註冊。著作財產權保護期間,原則上為畫家終身再加上死後五十年,保護期間屆滿後,畫作就成為公共財產,需依法開放給社會大眾利用。

 

以臨摹重製方式來詐欺他人財物,被臨摹畫作也還在保護期間內的話,則製作假畫的人,可能觸犯著作權法意圖銷售而擅自重製他人著作財產權罪,最輕要判處六個月有期徒刑,最重的話可以判處五年有期徒刑,還可以併科新台幣三十萬元以下罰金。冒名繪製之假畫則因沒有重製侵犯到有著作權保護之畫作,所以不會觸犯著作權法。

 

臨摹重製和冒名繪製假畫之人都是以假亂真,使用詐術來騙取與假畫價格不相當之金錢,皆構成刑法第三三九條所規定的以意圖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交付財物之詐欺罪,最重可判處到五年有期徒刑。再者,畫家經常都會在畫作上簽名或印文,用以表示該幅畫為其所繪之意。畫家於畫作上之簽名或印文,在法律上屬於準私文書。因此,臨摹重製已存在之畫作或是在冒名繪製之假畫上,偽簽原畫者之姓名或偽造、變造印文,構成刑法第二百二十條之偽造、變造私文書罪,最重可判處五年有期徒刑。 著作權法中之姓名表示權,是指著作人於著作之原件或其重製物上或於著作公開發表時,有表示其本名、別名或不具名之權利。著作人就其著作所生之衍生著作,亦有相同之權利。 因此製作假畫之人在假畫時以原畫上之表示方式來表示原畫家之姓名或名稱,並不違反姓名表示權,但該假畫觸犯著作權法意圖銷售而擅自重製他人著作財產權罪。若是原畫上無原畫家之簽名,製作假畫之人為了詐騙不知情的人,在假畫上表示了畫家的姓名,則侵害畫家之姓名表示權。另外,若是原畫家於畫作表示真名,假畫卻以別名來表示;或是原畫家於畫作表示別名,假畫卻以畫家真名來表示,構成侵害原畫家姓名表示權,可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還可併科新台幣十萬元以下罰金。 冒名繪製出來的假畫,並非原畫家著作之原畫,也不是著作之重製物,原畫家對這些假畫沒有享有姓名表示權,依現行著作權法並不會構成姓名表示權之侵害。但仍有構成刑法偽造私文書罪。 在民事損害賠償方面,假畫之市場交易販賣,在假畫出賣人與買受人之部分,其出賣行為可能成立主給付義務之債務不履行、瑕疵擔保、給付不能與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締約上過失之民事責任,以及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在複數請求權存在之情形下,則有請求權競合之問題。 在有第三人介入假畫出賣之場合,例如受假畫製作人委託而拍賣、經受任為出賣之代理人、經受任為尋求買受人之居間人等,均於各自之委任或居間法律關係下,因該第三人之善意或明知之情節不同,形成不同之法律關係與效果。從以上所述相關的法律規定以及實際案例來看,製作假畫與販賣假畫所犯法律責任不輕,除了民事高額損害賠償責任之外,更有可能構成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之罪,如此嚴重的法律責任,違法者不可不知!

作者 李禮仲

成熟、穩健、淵博與愛旅遊的中年男人,積極享受人生隨時出現的驚喜。藝術將他從法律的世界帶入另一世界,亦引發他致力以法律健全藝術交易市場之研究。現任職於世新大學法律學院兼任副教授,也擔任勇健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