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嚴培明 Yan Pei Ming

Home

嚴培明 Yan Pei Ming

嚴培明是首位有生之年以個展形式在法國盧浮宮展出作品的當代藝術家,此前只有畢卡索有此殊榮。這足以讓同行欽佩的經歷,在嚴培明口中只是輕描淡寫一筆帶過。 1960年出生於上海的嚴培明文革時曾是火紅火熱的政治宣傳畫的畫家。19歲遠走法國,縱然放逐異邦,在自由的國度裡創作,但他的作品中始終保留著沉重的歷史傷痕,白、黑、灰成為了他唯一的色調。近年的創作則更直接也指向政治人物,毛澤東、歐巴馬、教宗等是繼「父親」後的另一個權利形象代表。被法國藝術界眤稱為「明」的嚴培明二十多年生活在法國中部小城第戎,市長將他稱為第戎的驕傲,並授予他榮譽市民的稱號號。展覽舉辦的同時,他又獲頒贈法國榮譽騎士勳章。 嚴培明在巴黎郊區的工作室便是製造艾菲爾鐵塔的舊工廠。巨大的工作室分為幾部份,包括居家、飯堂式的大廚房、幾個小工作室。其中最大的,也是嚴培明工作的地方,是一個一千多平方米的大工廠。工作室空間太大、樓底太高,供暖系統不可能運作。嚴培明在這裡工作時,是全天候的自然採光和溫度,工作到快凍僵了的時候才到隔壁的房間取暖。嚴培明的畫作很大型,早年心儀畢卡索(Pablo Picasso)與德.庫寧(Willem de Kooning),但他刻意避免與他們的創作雷同,1980年代開始使用黑白兩色創作,並選擇肖像油畫,作為自我個性化的創作語彙與風格,1987年開始畫毛澤東的巨幅頭像,1991年舉辦首次個展「通過他的歷史,我的故事剛剛開始」,第一次借助一個無所不在、無人不知的領袖偶像,牽引出畫家的個人意識。 畫展之後,聲名漸起,從此嚴培明與毛澤東肖像畫幾乎被連上等號。除此之外,他的思緒清晰,感情敏銳細膩,逐漸把題材擴展到社會底層,舉凡遊民、殘障 者、妓女、小偷、流浪漢等等,都是他抒發情感的創作對象,小人物、大畫幅,讓卑微者成為巨人,正是藝術家以畫筆赤裸裸透視批判社會的反映,而單色繪畫不但強化了藝術的純粹性,同時也讓平面油畫成為藝術行動計畫。

法國總統薩科齊(Nicolas Paul Stéphane Sarközy de Nagy-Bocsa)2007年首次赴中國訪問時,嚴培明是他的文化隨員。歷屆法國總統對文化藝術一直很熱衷,中國熱之後,每任總統都會安排到中國展開各個面向的訪問交流,除了政治的利益考量之外,對中國文化的憧憬是一個重要因素。嚴培明雖然行事低調,但一直被主流藝術圈肯定,總統出遊中國,他又熟稔中國歷史文化,馬上雀屏中選。至於中國行的任務,嚴培明說,他上了飛機才會知道要作什麼,他只是單純希望幫助西方國家多了解中國的歷史、文化與民間生活。 其實嚴培明一直是法國主流系統舉足輕重的當代藝術家,藝術圈對他評價很高。「以那一國藝術家身分作陪?法國還是中國?」嚴培明爽朗地說:「當然是國際藝術家。」

他還畫美國總統歐巴馬。他畫的歐巴馬肖像在2009年1月白宮總統就職典禮上亮相,畫作被一家美國的基金會收藏。嚴培明筆下的人物還包括美國最大金融詐騙案的主角、納斯達克前主席伯納德‧麥道夫。"在這個世界,一定有人靠他賺了很多錢,賺錢的人都消失了,痛苦的人是我關注的。所謂的幸福和快樂是暫時的。更多痛苦表情則體現在嚴培明《童年的風景》個展中。2009年6月至10月在位于北京798的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進行的這次畫展,以34個巨幅兒童肖像闡釋了嚴培明對貧窮、饑餓、不平等和戰爭的理解。

嚴培明擅於肖像畫,很多法國藝術界人士很推崇他。"剛開始,我通過毛澤東形象來傳播中國的信息,因為剛來法國時,沒人知道我,但都知道毛澤東。於是,嚴培明就畫毛澤東。他獨特的表現語言、巨大的視覺衝擊效果,引起法國蓬皮杜藝術中心注意到他,並推崇他的作品。

「奧巴馬」(20048) | 布面油畫 | 98.5 x 79 cm | ADAGP, Paris, 2008. Photo credit by André Morin

嚴培明大型作品,是以中國孩子為素材,極為生動。

李小龍。

左:木村貴宏的臉 右(上至下):培根的臉/嚴培明的臉/李小鏡的臉。

毛澤東-紅太陽。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