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跨越抽象與寫意境界 周春芽的桃花集當代繪畫之大成

Home

跨越抽象與寫意境界 周春芽的桃花集當代繪畫之大成

文字:陳思帆 圖片:周春芽、中誠拍賣提供

從瓶花、山石、裸女、綠狗,到最近期的桃花,作畫風格鮮明、成功融合中國傳統文化與西方表現主義的藝術家周春芽,可說是當今中國繪畫題材最為多變、各個系列與創作時期均受到收藏家與藝評家的推崇愛戴,人氣指數居高不下的中國當代藝術家。歷經了文革與開放,從「傷痕美術」到「八五新潮」,周春芽反映當下卻又力求突破既往的藝術力量,可說在近年綻放遍野的桃花主題中集其大成,其用色大膽與散發濃列風格的作品,更讓他被藝術界所公認譽為「中國當代架上繪畫界對色彩掌握最好的畫家之一」,究竟周春芽為何之所以為周春芽,又為何源源不絕的創作能量,我們將從他早年德國求學的1986年始起,剖析藝術家一路創作的心路歷程。

 

1986年,周春芽於德國求學期間,與西方新表現主義藝術運動相遇,而全新繪畫視野,對過往僅受俄羅斯藝術系統澆灌,長久因封閉而對外界懵懂無知的中國藝術,尤其是藝術家本身,起了很大的影響作用。在前往德國留學前,周春芽雖然畢業於四川美院,也陸續畫了幾年的畫,但對於未來的願景,可說是一片茫然,此時遇上的新表現主義浪潮高峰就像是一劑強大的興奮劑般,為藝術家的蛻變,注入了滿滿的能量,德國的求學路程,也造就了周春芽有別於其他中國當代藝術家,不受「符號」所束縛,一路求新求變的最大原動力。

 

拾起文化的根 追求藝術上的極致

 

雖然外界認為周春芽的創作歷經了好幾個「階段」,但對於藝術家而言,他創作的心情是從未改變過的。「改變的只是時代,與當下所關注問題所衍生的思緒」現在回想起來,周春芽覺得自己是十分幸運的,同時很懷念當時在德國留學、以及在受到開放式思想影響後,回到中國的那個自己。相較於受到文革破壞像是失根的浮萍般,失去了中國數千年文化傳統的中國藝術家而言。周春芽反倒拾起文化的根,以東方傳統的文人畫為創作主軸,開啟了自己身為藝術家的創作生涯。

 

因為作品的能量源自生活,在周春芽的創作歷程中,我們可以看到藝術家的成長,在脫離了炫技的階段後,達到書法大家紛紛追求的寫意境界。如同中國數千年流傳的水墨畫般,呈現S型的構圖上往往有著大量的留白般。他並不認為一定要把畫面堆積得很滿,色彩非常斑斕才叫藝術。有時一張小品,如靜物、幾件小東西,藝術性將會更高。雖然近年的創作陸續走向寫意奔放,但周春芽並沒在構圖、色彩以及造型能力上鬆懈,透過看似粗獷的筆觸,在多變的題材與畫面背後的寓意上,達到天人合一的和諧。

 

由最早的當代抽象底韻 不斷蛻變

 

近年來因趙無極、朱德群市場興起而逐漸受到收藏家們關注的抽象繪畫,其實也蘊含在周春芽的筆觸之中,早在1991的山石系列中,藝術家即透過裸女結合山石的半具像手法,進行類抽象的藝術創作,更可說是最早進行抽象繪畫的中國當代藝術家。雖然不是純抽象創作,但周春芽始終未曾在每次的繪畫之中,放棄對於抽象領域的挑戰。

 

就拿最為膾炙人口的桃花來說,藝術家所畫的桃花,不僅透過色彩、造型,來描繪出桃花綻放的力與美。桃花之於周春芽,就像是重溫當年煙花三月初春造訪桃花山,看到群山遍野中桃花歷經嚴寒卻又努力開花的那種感動。除了重現、抒發當時激動的情緒,周春芽不忘尋根,進一步表現出桃花對於中華民族所代表的意義,筆下嬌艷欲滴的畫面也呈現出因為男女間情愫的增長,人們跨越過童年和成人間的分水嶺,與種種桃花林下所發生的男歡女愛。

 

桃花「野」和「艷」在周春芽豔麗的桃紅色彩下大放異彩,藝術家更結合了過去的「紅人」與桃花,讓兩種不同的紅,相遇在桃花林下,與畫面完美融合。除了感染力強烈的火紅色彩,周春芽因為桃花更無意間繼承了中國詩詞的艷情傳統,有著代表人類本能、生命慾望的原始衝動。為讓此撲鼻的生命氣息更加生意盎然,周春芽經過數年苦思,決心將桃花由平面進入立體,繼綠狗之後,推出桃花雕塑,透過立體化的雕塑,也將使藝術家集畢生功力於大成的桃花系列,再度邁入一個嶄新境界。

 

感念收藏家支持 期待能對台灣有所回報

 

當代藝術說穿了,就是跟著潮流不停前進,時刻不斷依循著世界的脈動。中國當代藝術雖然在08年後,經過了數年的市場沉寂時光,但周春芽認為中國當代的創作能量仍非常充沛。現在只是階段性的調整,仍將會隨著中國的發展持續進步,並在沉潛之後,重新得到市場的關注目光。

 

在對新進藝術家的建議上,周春芽說,一個好的當代藝術家,要認清藝術的本質,並視潮流為一個沉重的包袱,在堅持著自己的獨特個性與創作歷程的當下,在了解流行並不斷去挑戰流行,在走出自己的路後,終將會成為藝術史中不可抹滅的一頁,過去周春芽是如此,未來也終將持續。

 

一路走來,周春芽很感謝台灣收藏家對他的鐘愛與支持,也因為有他們在90年代初期的鼎力相助,才得以讓自己,或當時的中國當代藝術家,在全中國都無法溫飽下,沒有所謂的博物館、美術館,更遑論收藏家,度過那段堪稱中國藝術收藏力量荒蕪的年代。也因為當時台灣的藝術經紀人牽線,使得他可以建立工作室,專心致志的追求創作,很多周春芽90年代上下重要的作品,也因此收藏於台灣的藝術體系之中,周春芽對此十分感念,也懷念著過往建立迄今的緣份,希望未來有一天,也能以自身一份微薄的藝術力量,對台灣的藝術市場發展,有所回報。

春遊桃花園 / 布面油畫 / 2008 / 250x200cm

一江春水 / 布面油畫 / 2011 / 100x360cm

大喬、小喬 / 布面油畫 / 2010 / 254x360cm

太湖石 / 油彩 畫布 / 2000 / 150x120cm

格拉夫、貝克爾和TT / 油彩 畫布 / 2009 / 120x150cm

桃花 / 油彩 畫布 / 2009 / 120x150cm

桃花系列 / 油彩 畫布 / 2009 / 200x250cm

桃花始盛開 / 油彩 畫布 / 2010 / 120x150cm

綠狗 / 不鏽鋼 烤漆3/8 / 2006 / 206x60x100cm

周春芽的工作室一角

桃花淺深處 / 布面油畫 / 2010 / 280x200cm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