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我們是否工作過量?

Home

我們是否工作過量?

2013/08/17~2013/08/22

許多工作經驗中,被社會角色所設定的公共領域勞動,與私密領域的家務勞動與情感勞動,其實佔去生命的重要部分,這些勞動可說是我們生命當中的「核心現場」。在這個每人平均一年工作時數2282小時、全球排名第一的島嶼上,我們是否可以停下手邊的工作,思考「工作」、「勞動」究竟對我們意味著什麼?而藝術生產所創造的又是什麼樣的關係與世界?除了階級位置嚴重影響工作選擇外,若非為了尋找生命情感與欲望的出口與情義相挺,我們何嘗甘願承受過量工作之苦?而在這兩個極端的中間,可以形成什麼新的觀點嗎?當代藝術又可以為此提出什麼新的視角?

 

誠品畫廊將於08月17日-09月22日展出「我們是否工作過量」,此展由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博士班所長龔卓軍策劃,一共有四名藝術家和一個表演團體參展,分別為周育正、高俊宏、倪祥、許哲瑜以及河床劇團。(此為「兩岸青年藝術家在誠品」長期計畫的第二檔展覽。)

 

為了廢墟畫計畫,高俊宏走入海山、達樂、金龍、虎嘯、白蝴蝶、總爺、飛雁等廢墟,將其昔日風光時期的照片再現畫在牆壁上。無論廢墟本身或者裡面高俊宏的繪畫皆可謂現代性的碎片,關於永久遺落、永久侵害的事物的遺跡。

 

許哲瑜試圖去捕捉創作與現實兩者間那臨界的模糊分際。那些在他創作中所消費的兩端現實,一端為作品中被拿來做為創作材料的新聞,即現實中的嫌疑犯與被害人,另一端則是他自身創作的現實。他將創作幕後放置到幕前,並以他的(繪畫)風格將之均質化,「幕後」與他過去作品中那些新聞事件,成為了同質的影像。一方面是回返創作過程中被消耗掉的現實,另一方面也將這些現實再度的推回創作中,鬼打牆與無限的轉換的作品影像。

 

周育正的藝術計劃強調視覺造型背後的工作程序,關注如何在現成事物中產生出另類的操作模式,同時顯露出既定事實的問題,並在合作的各端點中產生出相對應的另類利益。他的創作形式大多以「中介者」的角色提案或媒合了他視為「現成物」之個人、企業與機構組織,並透過一些「工作程序」的操作,例如轉移、轉讓、或是時間、地點的差異,產生出計劃的結果,形成來源與結果間的相互辯證。

 

倪祥的作品是對「繁殖力旺盛」的台灣特色的具體呈現,他以惡趣味了方式顯現出台灣的社會生態。

 

河床劇團在展覽期間的每個週末演出《六呎之下,十呎之上》,每場只有一名觀眾。觀眾到了演出現場,將有一名警衛開啟一幅畫,讓觀眾實際走進畫作之內。藉由穿越這個內在空間,觀眾走出了日常生活,進入了一個夢與現實相互溶接、充滿超現實可能的國度,開始一趟親密的旅程:「探索深埋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死者,出沒在我們的性格與行為中的鬼魂,縈繞在我們夢中已消逝的可能性」。

河床劇團 

高俊宏 

許哲瑜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