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張堂庫-路邊劇場

Home

張堂庫-路邊劇場

2014/04/19~2014/05/18

是一齣迭宕轉折,玄機暗伏的戲劇。就在熟悉的路邊上演著,永不落幕。

 

 

張堂庫以超級細膩的畫筆,演繹劇場式的路邊。從黎明前輕透的薄霧,到夜晚街燈下潛藏的危機,畫家把著花草昆蟲鳥獸,甚至泥土風沙的脈,以自然萬物的生命歷程為背景,精準透視植物的葉脈纖維,捕捉在光影移動瞬間,隨風翻舞的葉片微妙的色感層次。凝霜欲溜的露珠,只是揭開簾幕的序曲,真正的主角們,隱在不起眼的靜中,蠢蠢伺機而動。就在枝葉茂密的林蔭深處,在果實纍纍的枝頭間隙,美麗伴隨著哀愁,快樂與危險並存。氛圍曖曖,張堂庫冷眼觀察自然劇場物競天擇的必然與精彩,一幕接著一幕,在微風拂過,陣雨下過之後。似輕而重,恰如人生,掌聲響起,漂亮過場。

 

 

如同塞尚(Paul Cezanne)選擇普羅旺斯,高更(Paul Gauguin)走向原始的大溪地;張堂庫流連陽明山二十年後,邁入宜蘭。他的庭園就是寫實的劇場,舉凡姑婆芋、蜘蛛網、青竹絲、藍鵲、白腹秧雞等尋常野外的生命,都成為畫面中看似客觀而唯美的主角。然而在木瓜葉遮掩下,一雙虎視眈眈的貓眼,緊緊盯著正在覬覦鍬形蟲的綠蜥蜴《獵》;在貓兒欲撥開雜葉捕捉蝴蝶的瞬間,攀曲在枝上,青竹絲的視線,正對準毫無知覺的雀鳥《危機》;陽光或明或暗彷若劇場之燈,打在層疊翻舞的姑婆芋葉上,打在競戲的麻雀上,突然,蜘蛛網晃動起來,噓,原來是葉片另一頭,調皮的貓兒正好奇的聽著白頭翁的對話《晨間遊戲》;貪吃的鳥兒忙不迭把漿果送進嘴裡,發出清脆的響聲,加上魚兒穿梭布袋蓮的娑娑聲,大片荷葉下呱噪的青蛙,連翠鳥也來湊熱鬧,自然之歌嘹亮響起。我們看見燦開的芭蕉花,退讓在蕉果喧賓奪主的排擠中;荷苞與蓮藕的生命之舞,是繁華與凋落的定律;頹逝、爾爭我詐的現象,定格在寧靜舒緩的繪畫世界中。畫家在捕捉寧靜的霎那,生命的張力更形彰顯,我們看見奇妙的拉距,看見生命在流動,時間在流動,角色不停走位,故事繼續上演,路邊劇場的大千世界,看似合理,卻充斥著唐突與荒謬。

 

 

陽光是劇場不可或缺的呼吸,豔陽下我們看見油桐、梨子樹、百合葉、木瓜樹、荷葉不同層次的綠,彷彿可嗅聞出亞熱帶國家獨特的濕度感,及空氣中的溫度。一如《花開花落》在豔陽下,荷葉退去水分潤澤,露出絲絨般的纖細絨毛,我們甚至有想伸手觸摸的衝動;瞧《梨園的侵占》藍鵲黑亮小巧的眼瞳、寶藍透著輕盈的羽翼,陽光淪為配角,襯托出集體侵略者綠得發紫的傲氣,原來,結實纍纍的梨子是勝利者的貢品;薄霧襲來,在晨光中輕透如夢,漫撫著撲天蓋地的高麗菜隊伍,成熟的菜葉,舒捲如花,壯闊成田,透亮露珠輕盈滾動,繾綣留戀,引來早起的粉蝶忙不迭的點兵閱將《清晨閱兵》。畫家獨特的概念美學,遠景當成近景,任何角度都藏不住的細膩,讓我們驚異張堂庫的寫實,已經超越象外,無從規則與定位,這廂的驚喜發現才剛開始,那邊他已從容走進下一幕……。

 

 

法國寫實主義畫家庫爾貝(Gustave Courbet)說:我不畫天使,我只畫真實看得到的東西。張堂庫亦是,宜蘭的田園,讓他「生活、心情與畫畫,全都拉到一個等平的線上來。」這充滿希望的靜謐與詩意,畫家不免或向外或向內的層層審視。我們看見花瓣的走痕,芭蕉葉片的生命軌跡,交錯的葉梗間的枯枝,滿得快溢出來的荷葉下瀲豔的水光,還有隱藏在漫不經心的外表下,弱肉強食的氛圍現象。戲劇式的鋪敘,讓觀者旋地掉入延續的情節中,揣測著殊勝殊敗的下一刻,怔撼寧靜後的另一種激情。

 

 

靜寂的人,才聽得到大地的聲音,看得到風景最不寂寞的顏色。在張堂庫眼裡,豐沃大地,既是劇場,亦是紅塵。這是一個寫實的劇情,張堂庫的路邊劇場,永不落幕,竭誠歡迎您隨時進入。

張堂庫 / 路邊劇場-守候花開 / 油畫 / 80x80cm / 2011-2013 

張堂庫 / 路邊劇場-梨園的侵佔 / 油畫 / 直徑106cm / 2011-2013 

張堂庫 / 路邊劇場-獵 / 油畫 / 162x112cm / 2011-2012

張堂庫 / 路邊劇場-清晨閱兵 / 油畫 / 162x162cm / 2013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