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新銳藝術家 吳季璁 (下)

Home

新銳藝術家 吳季璁 (下)

文、圖/王馨敏

2006年之後吳季璁仍陸續創作數件探討「觀看」的作品,作品開始多了與觀者互動的元素,讓觀者得以參與創作的一部分,如 <<灰塵>> 的手法雖類似之前的 <<鐵絲網>>,透過鏡頭及光線投射觀察現場灰塵的變化,但現場人、物的動作會即時擾動灰塵的飄浮分佈,使這件作品充滿了即時性的趣味。2009年的 <<水晶城市>> 是影像裝置作品,以投影及滿地的透明塑膠容器建構出每天包圍我們的電子網路世界,無可名狀卻像晶體般無限衍生成長,此系列後續作品更讓觀眾可改變所有容器的配置擺放方式,享受影像隨之變化的樂趣。

 

 

 

在接觸當代高科技媒材多年後,吳季璁不禁懷念起從小習作的東方藝術之美,他嘗試結合東方傳統繪畫與他熟悉的影像媒材,於是有了2009年的 <<小品>> 及2012年更完整的 <<煙林圖>>。  他並未以現在流行的動畫方式創作,反而延用之前處理視覺的手法,以 <<煙林圖>> 為例,他將樹林圖置底並以水覆蓋,從正上方進行錄影,水在鏡頭下看來霧氣騰騰,再利用水位改變影響光線,於是樹林在霧氣退散間隱隱浮現,水墨畫中的大量留白躍然而上。接著他發展了 <<皴法習作>> 系列,運用古老的攝影術,在宣紙上塗上感光材料後進行曝曬,過程中將宣紙揉捏製造皺摺紋理後進水洗定影,在鏡頭下呈現古代山水畫技法 「皴法」所表現的山巒絕壁。

 

 

 

從2011年開始吳季璁幾乎年年在海內外都有個展,對影像與空間的高敏感度讓他也得到表演藝術家的邀約,進入劇場做整體視覺創作,不同領域的激盪讓他得以以不同角度重新對藝術做詮釋。走遍世界做過各種嘗試也許才會往回追尋,吳季璁當年拋掉學習十幾年的繪畫轉以影像批判觀看,到近期重燃對東方藝術的熱情,像是青春期叛逆過後的沈澱,試著要將失根的蘭花接種回去。這種狀態不只反映了藝術家對自我的追尋,將不同面向的自己趨於統一,也是整個時代的投射:

 

 

 

人們在多元環境及新媒體包圍下呈現一種多重分裂,最終大家追尋的,也許正是那唯一的實相。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