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大時代下的抽象英豪—朱德群

Home

大時代下的抽象英豪—朱德群

中西合璧 繪畫風格獨樹一幟
文字 陳思帆 圖片由克緹文教基金會提供

自千禧年後十年的2010年起,對於華人藝術圈來說,是個令人感到哀傷的年代。我們不但接連看到一代藝術大師如吳冠中、趙無極相繼殞落。數月前,最後一位的留法三劍客、同時為華人第一位受到法蘭西學院藝術院終身院士肯定的抽象大師—朱德群於法國巴黎辭世。不僅代表當今藝壇再少了一位旅法現代表現主義的大藝術家,同時宣告了一個傳奇世代的終結。

 

 

  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這三位畢業於杭州國立藝術專科學校(今中國美術學院)的留法三劍客,不但系出同門,在創作風格上均受到當時林風眠校長「中西融合」跨時代藝術思想所影響。因為有林風眠的理念,他們得以在當時封閉的中國社會,一窺雷諾瓦、畢卡索、馬蒂斯和塞尚的創作世界,並在西方的顏料與畫布上,詮釋出中國語彙與民族情調,進而在旅法之後獲得西方社會一致的認同。這三位林風眠最優秀的學生,也就此成就了一段中國美術教育史上的難得佳話。

 

 

  當年的巴黎,就像急欲追求中西合璧的東方藝術圈般,正處於具象與抽象激烈論戰之中,而在這樣的紛亂年代來到法國的趙、朱兩人,仍不顧社會紛圍、義無反顧的投入抽象藝術的追求,在有著浪漫與藝術之都的國度,以華裔藝術家的身份逐漸在藝術圈內嶄露頭角,進而以中西合併的抽象畫面受到主流文化社會的認同,試想,那是多麼不易且難能可貴的成就。

 

 

 

【段標】中學為體 西學為用 逐漸奠定大師地位

 

  「我是一個漢家子弟,但卻一直在追求將西方的傳統色彩與西方抽象畫中的自由形態,用中國的陰陽和合的精神組合成新的畫種。在形而上方面,我追求的是新的人文精神,將陽的宇宙和陰的人類描繪成共同進化的二元和合之體。」這是獲得法蘭西學院終生院士肯定時,朱德群所說過的話。「以中國的傳統文化張力,豐富了歐洲的藝術內容。」均為朱、趙,吳得到法蘭西學院院士授勳的最大緣由,同時前無古人的,在東西方藝術圈中,達到一定高度,奠定了他們在藝術史上的大師地位。

 

回顧朱德群的創作歷程,如果我們說林風眠的教育是啟蒙、到巴黎留學是契子,1955年參觀俄國藝術家尼古拉•德•斯塔耶爾的回顧展,奠定了朱德群放棄了具象畫,就此採用抽象方式為主要藝術繪畫表現語彙。那麼他1969年親臨阿姆斯特丹參觀林布蘭300年誕辰大展,面對大師的經典名作《夜巡》得來的感動,則徹底改變藝術家的創作風格,營造出新的抽象結構。

 

 

 

【段標】人生體會  始終影響改變藝術創作  

 

受到林布蘭作品中強烈光線與氛圍所影響,為了更接近心中所景仰的大藝術家,「光」探尋,是朱德群當年為自己所下的課題。在不斷追尋目標的旅程中,也造就他由60~70年代的紅色調發展至80年代的藍綠色調、創作主題由現實事物轉為想像的一連串轉變。除了光,朱德群還於繪畫中加入自學生時期即擅長的書法筆觸,時不時「狂草」便會以色彩斑斕的線條出現,令藝術家將抒情感受發展到極致。在綜合書法、韻律、色彩的抽象畫作中,就此找到自己的繪畫語彙,搭起了中西藝術文化的橋樑。

 

 

  「最真實的繪畫來自回憶。」這是法國知名藝評家、同時為朱德群多年好友的皮耶.卡班所說過的名言,他也一語道盡自然山水對於朱德群的啟發。朱德群曾說過「大自然是我最好的老師,也是我無上的創作泉源。」在1985-1989年間完成的《雪景系列》也被藝術圈一致公認為藝術創作生命中的最高傑作。這樣的畫面來自於藝術家的親身體驗,是他透過飛機、火車等交通工具旅經阿爾卑斯山的美好回憶。在渾然天成的自然景致前,朱德群任憑自己的視野、意念受到心中的李白、杜牧詩詞意境所帶領,像古人繪製宋代山水圖般,在大雪紛飛的世界裡,展露出白皚山巔之美、飄渺雲霧在寒冷環境中的千姿百態,透過交織如網的無數線條,帶出一系列緣自於白色的抽象創作,進而完成他最膾炙人口、雋永的無上雪景。

 

 

【段標】詩意中國  色彩變化千古雋永

 

  「朱德群的作品非常有生氣,色彩的變化猶如“大珠小珠落玉盤”,畫面的視覺中心經常會放射出一束光芒,給人以微妙神秘和脫離塵世之感。」中國美術學院原美術館館長楊樺林教授給予藝術家極高的評價。除了藏家最為鐘愛、在拍賣場上爭相購藏的「雪景」,朱德群的創作就如同楊教授的讚譽,在色彩與光線的掌握上,有著宗師級的藝術地位,無疑的是這個世代中把東方藝術的細膩與西方繪畫的濃烈融匯得最成功的畫家。此外,畫面中律動的線條、明暗間的點、色彩的塊面竄動,更會讓人聯想到躍動的音律,展露他中西同調的寫意化境。在眾人的一致讚嘆聲中,則以一生摯友吳冠中「大弦嘈嘈似急雨,小弦切切似私語。」的美妙形容,最貼近朱德群畫筆下抽象色彩交織而出的交響詩篇。

 

 

朱德群一直活在一個詩意的中國裡,中國的故土與既有文化,宋代的山水與自古流傳下來的章章詩篇,均栩栩如生的,在他的抽象畫面中活靈活現,古意盎然,且因為西方的油彩而多了些異國風情,因而擁有了當代的生命。藝術家心中對中國的熱愛,一直不斷的體現在他的生活之中,無論是在全無中文環境的旅居法國時期,堅持自己的小孩一定要懂得中文,或是晚年以中國固有的傳統材料「瓷器」,進行一連串的藝術創作,都讓我們看到了這位終生的法蘭西院士未曾忘本、心中滿滿的中國情懷,今天,也僅以這篇文章,獻上對這位一代華人抽象大師最高的敬意。

 

朱德群 / 光線之前 / 油彩畫布 / 91x72.5cm (30F) / 1991

朱德群 / 永恆 / 油彩‧畫布 / 205x162 / 1978

朱德群 / 自然之復興 / 壓克力‧紙本 / 34.5 x 54.5 / 1981

朱德群 / 構圖 / 油彩‧畫布 / 61.5 x 46 / 1979

朱德群 / 版畫103/150 / 94x72

朱德群 / 版畫104/15 / 84.5x63 

朱德群 / 版畫102/150 / 94x72

朱德群 /雪暴 / 版畫102/150 / 84.5x63

朱德群 / 版畫102/150 / 84.5x63

朱德群 / 版畫102/150 / 84.5x63

朱德群 / 緩之蛻變 / 油彩‧畫布 / 130x195 / 2001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