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給自己第一堂藝術課

Home

給自己第一堂藝術課

文字 鄭瑋津

有天有個朋友問我:為什麼喜歡創作?

我說:因為在創作的時候,我可以把想表達的情緒毫無保留的表現出來,這是一個展現自我的方式和時刻,不管是畫畫或寫文章,常常把情緒發洩出來之後,原本積壓在心裡的不開心或是沈悶便會消失。而開心的情緒則會留在文章或是畫布上,以一種自我的形式,以一種歡愉的姿態。

 

 

我們早期的藝術教育通常是課外的才藝班、或是學校的音樂課或美術課,這些課的定位通常是因為想讓孩子多一兩種興趣和專長,而這種概念更像是一種可有可無的附屬品。如果家長認為這些才藝與課業相衝突,自然成了被犧牲的那一塊。然而現在的藝術教育漸漸轉變成了創意的培養和想像力的啓發,藝術教育不僅僅是畫畫課、書法課、鋼琴班,那樣從一到十階段性的培養才藝,而是一種綜合性的啓發,是讓人們在心理、生理和社會上能夠健全成長的一種形態。

 

 

但是當小時候是在那樣的環境中培養長大的我們,該怎麼重新定義看待藝術的態度?相信每個人身邊都有很多人說自己不會畫畫,甚至害怕畫畫,「藝術家」對於很多人來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名詞,只有那些在拍賣上嶄露頭角的人才可以稱作藝術家。可是其實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是藝術家,藝術應該是與很多東西並存的,與科學並存、與法律對照、與數學呼應,因為藝術是可以用很多不一樣的形式呈現的,可以是一首詩、一幅畫、一首歌,或是一種思緒的建構。

 

 

現在有很多讓人創作的空間,像是可以畫畫的咖啡店、或是專門給成人的藝術教育等等,人人談著文藝、文化和創意的小資風情,但在這個過程中,藝術除了變成一種生活的情調,同時也增添了許多商業的成分。這些商業的潮流可以存在,卻不能代表藝術的單一性,其實在我們的生活中很多很多的時候都可以讓自己感受藝術、創造藝術,而且可以是一個很自我的過程。

 

 

很多人在創作的開始會先想一個問題:要畫什麼?一開始的下筆總是戰戰兢兢,怕自己畫得不好,但我覺得其實可以把創作當作是一個添加的過程,順著自己的心思,想到什麼就畫什麼,可以用手畫、用筆刷、用蠟筆,回到自己還是孩子的時候無所畏懼的塗鴉。舉個大學時和同學很喜歡玩的遊戲,也是我很喜歡在第一堂課讓孩子玩的遊戲 – 十秒畫人。國中生已經開始對創作有很多既定的想法,也開始有很多的害怕,因此我讓他們選一個伙伴,在十秒的時間內畫出對方的臉,通常他們第一次都會手忙腳亂,可能只畫了一個圓,但第二次認知到有時間壓力的時候,他們反而會放膽畫出自己最直覺的想法,而這些畫沒什麼對錯、很可愛、也很真實。

 

 

創作其實就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我們對藝術的認知背負著過去教育的痕跡,也有很多社會價值觀的部分,只是在時代轉換的巨輪當中,也許可以試著一點一滴藉由藝術去看見自己,開啓左右腦的串聯產生更多的創意思維,就從現在給自己第一堂有趣的藝術課吧。

 

筆者曾就學並任職於芝加哥哥倫比亞學院,擔任Teaching Artist,設計藝術整合課程,協助芝加哥公立學校的弱勢學生進行更有效的學習。目前於上海從事藝術教育相關工作,期望能將藝術教育帶入生活,並帶給每個人。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