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Project UAS 用藝術佔領台北一角

Home

Project UAS 用藝術佔領台北一角

文字 黃啟訓

第一次踏進Project UAS的空間,人群近距離地圍著表演者,沒有禁止線、沒有任何拒絕拍照、攝影等等的標誌,實體空間上完全貼近觀眾,耳邊傳來台北愛樂青年交響樂團駐團小提琴手蘇子茵的琴聲,穿插Arnaud Lechat的手風琴、李俐錦的笙、黃子瑜的鼓以及楊斯琪的聲樂演出,無論是表演者或觀賞者,這個空間的人們不拘束、不隱藏自己的行為及感受,融入在這個空間,在這個台北的夜裡,Project UAS成功地用藝術佔領了這個被廢棄的地下室,也征服了每個前來觀賞的人們,在未曾見過這型態的藝術表演的台北,投下震撼彈的同時也埋了會發芽的種子,像是插下隨時還會再來的預告旗。

由蔡宇薇(Violet Tsai)與劉辰岫(Ivan Liu)發起的Project UAS (Urban Art Squatting) 是游擊性的藝術跨界展演實驗,在廢置空間組織一系列藝術活動,邀請不同領域藝術家共同創作空間並在空間內進行演出,原本的地下室是一個被拆除的網咖,「我第一眼看到這裡就決定了整個概念:藝術、實驗、跨界」,發起人之一的蔡宇薇這麼表示,並由她與劉辰岫各自邀請不同的藝術家在空間內進行創作及表演,各個作品皆隱含了他們對於這個空間的情感及創作概念;地下室的空間對Candy Bird來說像是個藏秘密、藏東西的地方,於是從這個概念出發用一貫隱喻的手法,透過壁畫講述旅行當背包客時遇到的故事;Mr. Ogay的《Over my naked body》畫了許許多多的手,同樣傳達了自我意識,而作品的命名更是一貫結合時事的戲謔與批判;DEBE的美式塗鴉創作風格與整個空間的調性莫名地契合,整個地下室的空間被藝術家們共同營造出了生命力。

談到生命力,藝術家阿閃《流動的片段》緊緊地抓住每個人的目光,隨興的潑漆、桌椅以及空間裝置,替這個Project UAS的存在示範了最好的證明;安哲的《載具》連結了空間與人的相似過程,並在創作時保留牆面的狀態及時間留下的痕跡;謝清安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融合了環境,利用廢棄的工地木材造出了獅子與鹿的光影,創作概念不言而喻;SUPER ADD裝置藝術團隊快速粉刷了角落的小房間,利用鏡子探討狹小空間內的上下左右,高低、反射,重置空間感將靄靄群山齊聚一室。

再度踏進這個地下室的空間,隱約發現有些不一樣,牆面上隨性地多了幾個小塗鴉、一些噴漆,廢棄的櫃子橫放在地上當作觀眾席,隨興、不被限制也是Project UAS一個很重要的精神,「這個空間像是個有機體一樣,每天都有些許變化,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樣。」蔡宇薇談到這個空間時是這麼說的,同時充滿了對整個Project UAS的情感,在最短的時間內用藝術全面佔領這個荒廢兩年的地下室,空調、水電都自己來,所有燈光及配線由劉辰岫親手打造。他的燈光吊飾作品各自有著不同的閃爍頻率,看似步調紛亂毫無關聯,但卻不期然地同時發亮,隱喻個體與群體的邂逅,一旦頻率對了將迸發出的火光,也替整個Project UAS做了最好的詮釋。

走出地下室回到了台北街頭,看著一間間店鋪的陳列,讓人不禁想著是否也能應用UAS的精神佔領眼前的空間,這時候才發現原來Project UAS佔領的不僅是城市裡隨機一個地下室,而是你與我心裡的小空間。

 

Project UAS 場地全景

表演節目照片 -2

表演節目照片-1

DJ台-Candybird+Mr Ogay

活動照片-3

謝清安-物競天擇 適者生存

UAS入口櫃台-DEBE

阿閃-流動的片段

安哲-載具

Mr Ogay-手

DEBE作品

Candybird作品

劉辰岫作品

SUPER ADD-山作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