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無形

Home

無形

一種超越媒介的思考方式
文字 張羽 | 圖片 大象藝術空間館 | 設計 李冠億

考察當代藝術的發展,我們不難發現,對當代藝術創作的思考,特別是批評理論一直停留在某種媒介範圍,比如:繪畫的水墨畫、油畫,攝影,行為,裝置。然而,我們今天一些有意思的藝術創作,卻已經大大超越了單一媒介的表達。會在一件作品中涉及到繪畫、行為、裝置,甚至通過一件作品,一種創作方法就觸及了多種媒介方面的問題。也許這正是一種當代藝術的思考方式。或者這是一種思想認識,也正因為如此我們進一步發現藝術縱深的精神問題,所以思想的力量遠遠超越媒介本身,思想的跨越性認識使媒材之間的碰撞獲得新的意義和可能。同時,思想的跨越也會使媒材呈現出新的光芒。因此,“無形”並不完全是特指藝術創作中的某種難以把握的形式,也不是視覺表像上某種形而上的、心性自然的、或帶有抽象性的把握,而是一種超越媒介的、具有東方文化依託的,從東方出發的,具有全球性話語的思考方法。

 

這樣的思考,首先緣於一直以來對水墨媒介、水墨文化,以及抽象性問題的探討,對東方文化傳統,對老莊哲學的進一步認識和理解。同時,也針對近年來一些評論者、策展人的觀點和展覽。從他們的藝術觀點和展覽主題的頗為形式化,表面化,比如:對“無形”、“心性自然”的理解,從他們的評論的觀點、策展主題所選擇的藝術家來看,使你清楚的感覺評論者、策展人對閱讀作品的障礙,他們難以進入作品的背後,他們把“無形”簡單的理解為抽象性形式,或自然性形式,然而,又把自然性理解為隨意性。更可怕的是把“心性自然”也理解為放鬆的、隨意性的、塗鴉的繪畫性表達。這些都是因為當面對藝術,而又不能深入思考藝術創作者背後關注的,或者所投射出來的立場和問題,往往僅僅在概念層面上做文字遊戲,而從外在形式主義角度出發導致的。

 

所以,我更覺得形式背後的東西更重要,因為在形式背後有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超越形式的思考,而我個人認為還有一種更重要、更深入的的思考,那就是超越媒介的思考方式,以及超越形式的、超越風格的認識。

 

為了能把這個問題闡釋的清楚,為藝術史提供一個從東方出發的,且有全球化的,有研究價值的文本。也許一個全球化的亞洲當代藝術,或中國當代藝術的未來從這裏出發。於是,這個展覽我選擇了以中、日、韓為主,在這個問題上具有洞察力和影響力的藝術家,我還邀請了歐洲的年輕藝術家。同時,為了能有效的闡釋,啟動我們的思想,更有效地打開這扇門,我還想特別做一個文獻部分同時展出。

 

張羽 / 指印行為 / 宣紙、水、行為 / 2007 / 700×110 cm

石晉華 / 走鉛筆的人1 / 1996 / 加州爾灣

瑪莎 / 筆墨 / 混合媒介 / 1994 / 66x40x31cm

劉旭光 / 墨滴I / 實驗影像,宣紙、墨 / 2004 / 時長:00:33:51 影像截圖

張羽是策展人暨是藝術家,下方作品是2011年於北京今日美術館展出之「修‧行─張羽指印作品1991-2011」。 此件作品累計一年的時間完成,被譽為是今日美術館開館以來最極簡的當代藝術,張羽還因此展覽獲得2012年第六屆「AAC藝術中國‧年度影響力」水墨類大獎首屆得主。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