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剖析問號

Home

剖析問號

無藥可救的浪漫
文字 & 圖片 佚名 | 設計 李冠億

如果我們宏觀的去看全世界的當代藝術,就有如優美龐大的交響樂章,氣勢磅礡迷人,橋段發人省思,色彩精采多變,時而驕縱不羈,時而憤怒莞爾,在幾十年忙碌、複雜的人生旅途裡,為我們適時播放,豐富了渴望看見彩虹的心房。

 

交響樂章裡的大小提琴、橫笛、豎琴、鋼琴和鼓是誰發明的,我們不在乎,但是聽完了它們的合作無間,心情味蕾很豐富,肉體的感覺很愉悅,我很肯定這樣的世界曲目,但也偏愛代表著各國風貌的民族曲風,個性鮮明簡單卻可以深入探索。美國有鄉村音樂和搖滾樂,中國有京劇崑曲,蘇格蘭的進行曲,蘇俄的歌劇,日本的演歌,法國的香頌,碰觸了它們,會帶領我們從現實生活當中抽身出來,進到無憂無慮的夢想世界,那是我們給自己耳朵最好的禮物。

 

我眼中的世界當代藝術,是用來擴張我們的眼界,閱讀英國的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美國的杰夫.昆斯(Jeff Koons),印度吉提斯.卡拉(Jitish Kallat),印尼的米斯尼亞迪(I Nyoman Masriadi),菲律賓的羅德納.溫杜拿(Ronald Ventura),中國的張曉剛,日本的草間彌生(Kusama Yayoi),韓國的白南準(Pai Nam June),各個國貌鮮明,風格迥異,能量巨大,豐富我們的靈魂,滿足我們的缪思。一畫家中掛,像讀萬卷書,像行萬里路。

 

我會寫這篇文章,是因為看到了問號(Question Mark)的作品,想探討的問題是它並沒有特定的國貌表現,回想我對藝術的認知,藝術的創作手法是必須要有當國國貌的,現在感覺很衝突,問號的作品看進去是能量充沛的,是個『無框的浪漫主義者』,我不確定這樣的表現手法,是在延續當代? 顛覆當代? 還是在擴大當代? 時代的巨輪一直往前滾,問號想表現什麼?訴說他的當代美術無國界嗎?看看馬路上的車輛已經成萬國車展,人們的穿著配飾也是聯合國組合,每一個國家都住著不同國籍的人,只是比例多寡而已,每一個人的觀念也正受世界各國的觀念影響,或多或少而已,問號是在探討當代人類追求的理想,很多部分是一致的嗎?還是今生累世大家都有可能誕生殞落於不同國家?他喝了孟婆湯解藥了嗎?還是地球在遠古以前本來就是同一個部落?問號是在呼籲人們的心靈與其故步自封不如胸懷廣闊,或是在懇求每一個人類思想不要框架太多,要好好開發內心的小宇宙,他想融入世界當代還是想統合?才會用如此『享受』的角度來看地球。

 

『寬厚的思維,才能成就自由的靈魂』,這是我一直相信的哲學,而問號的冒險精神正在打擊崇尚經典的態度,看了他的畫,讓我好想出去充充電、走一走!

 

也許未知的當代還繼續在定義,可能之外還有可能……。

 

Damien Hirst、Jeff Koons、Jitish Kallat、I Nyoman Masriadi作品

Ronald Ventura、張曉剛、Kusama Yayoi、Pai Nam June作品

問號 / Party Time / 2011 160x200 cm

問號 / 當代啟示錄Contemporary Revelation / 2011 / 160x200 cm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