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讓盲胞都有一隻「弟弟」

Home

讓盲胞都有一隻「弟弟」

台灣比全球任何一個地方更需要導盲犬
文章引用自 我是余湘 | 設計 李冠億

余湘不但是導盲犬協會的終身義工,還自己掏腰包捐助經費,並動員聯廣旗下的創意團隊,拍攝導盲犬的公益廣告,希望能訓練出更多幫助盲人的「弟弟」!

 

在聯廣集團的放映室裡,正播放一部廣告片。一位視力全盲的男主角,靠著導盲犬走過巷道,穿過了樹林,獨自來到過去熟悉的湖邊,找回生命中的記憶,也重新走出了原本灰暗的生活。「這正是我們想要傳達的訊息!」導盲犬協會創辦人William激動地對廣告製片說。

 

這是聯廣基金會為了贊助導盲犬協會所拍的廣告,不但製作的成本完全由聯廣基金會負擔,在各大電視媒體所播映的時段費用,也由聯廣買單。因為余湘發現不只是台灣導盲犬如此缺乏,更重要的是,整個社會對於六萬多名盲胞的關心實在太少!

 

余湘愛狗,所有朋友皆知。當余湘的好朋友星星王子介紹余湘跟導盲犬協會創辦人William第一次碰面時,余湘就豪氣的說:「我捐一百萬來贊助導盲犬協會,用來支持這群被社會忽略的盲人朋友。」當時聯廣基金會還沒有成立。

 

台灣有六萬多名盲胞,但目前只有二十多隻導盲犬,以歐美國家對盲人照顧的比例來看,至少每一百人要有一隻導盲犬,也就是說台灣至少要有六百隻導盲犬,是目前的三十倍左右。

 

余湘說,台灣其實比全球任何一個地方更需要導盲犬。因為台灣不但欠缺為身心障礙者打造的無障礙空間之外,加上台灣的騎樓很多,又常被商家拿來做生意,不管是服裝店的專櫃和假人、小吃攤的凸出桌椅、文具行的書報攤、修車行的工具擺放等,連平常行人都很容易被妨礙了,更何況還有從大大小小的巷弄鑽出的汽車和機車了。有導盲犬的帶路,才能克服這種台灣特有的巿容。「導盲犬的意義不只是陪伴在盲人身邊,提供安全感,更是讓盲人重回社會的媒介。」

 

一隻訓練合格的導盲犬,一定要在合格的「寄養家庭長大」,才能真正培養出「親人」的性格。「如果只是從飼養場出來的拉布拉多,人性的部分一定不夠,也無法被盲人依靠,成為盲人的雙眼!」這也是台灣一年最多只能訓練出十多隻導盲犬的原因,不但需要更多的導盲犬訓練經費,也需要更多的寄養家庭。

 

余湘原本以為「弟弟」已是最聰明,最貼心的拉布拉多,希望透過這此贊助導盲犬協會,讓台灣社會對於導盲犬能夠更多的了解,提供寄養機會,訓練出更多和「弟弟」 一樣的拉布拉多,而不只是停留在《再見了,可魯》那種電影中美好印象而已。這也是讓余湘更義無反顧的成為導盲犬協會的終身義工。

 

WPP傳播集團Group M台灣區董事長暨總裁余湘。

余湘與愛犬弟弟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