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葉永青「大觀- - -出雲南記」

Home

葉永青「大觀- - -出雲南記」

2015/03/04~2015/03/22

 以一管墨和一支細小的「眉筆」,葉永青以「慢速塗鴉」的觀念藝術行走天涯。

從年初自孔雀故鄉及茶馬古道的雲南出走,飄洋過海來到大陸和歐亞板塊盡頭的花蓮,最後回到大理,斷斷續續沿著北緯23.5這一條線,行腳走筆了一年。

 

一路向南,目標卻是北回歸線。這個緯度經過的國家和地區基本上是貧瘠蒼涼的沙漠與荒原,只有在經過雲南和兩廣以至臺灣時,是豐饒的黃金綠帶。越過重洋就是墨西哥、巴哈馬、茅利群島、阿爾利尼亞、利比亞、埃及、沙特、阿曼、印度、孟加拉、西撒哈拉、緬甸…一切景物風土大不相同,卻在相同的緯度中各自驚豔。展覽前三個月,葉永青刻意重返驕陽豔豔的花蓮。空氣清新,光線灼人的感覺,代表著好奇、野心、神秘、出離和新的能量。在民宿的海邊,葉永青看著星光漸次消失,黎明時分,天邊開始現出魚肚白,大地仍在沉睡,大海潮汛湧動夜風持續不停,瞬間朝陽噴薄而出,頓時金色的陽光灑在萬物之上。原來,被夜風吹倒的一切,太陽升起時又將恢復如常。

 

生活就是不斷的停駐,再出發。誰不是以每天周遭生活的方式去描述這個世界?生活的感動,無處不在:一夕嫣紅突出圍牆的山櫻花;後院莫名飛來的兩隻孔雀;來去自如風的老友;格子和分割的色塊;詩句和詞條;冬天的樹枝;否定的紅叉;奔走的人形;墜落的飛鳥;被遺棄的籠子…儘管沿途風景一幕幕飛逝,許多影象卻仍固執地縈繞腦中,揮之不去,「其實我的作品都是一些戲謔之作,只是反復、重複使用的戲謔和圖像,會變成一種具有識別性的標誌,具有了超然於日常與世俗意味之上的遊戲感。」是一段時間日誌式的集成和記錄,從飛快流逝的歲月中打撈出的碎片和記憶,在人來人往的生活中,鋪呈出橫看成嶺側成峰的人間組曲,近看似乎小局小曲,遠看卻成人生大局。

 

行走和遷徙就是過著習以為常之外的另一種生活,最終,藝術家就是被放逐在自己藝術創作的語言中。恰如慢速塗鴉的畫鳥,葉永青反其道而行,將辯別度和識別性以及象徵性極強的鳥消解掉。「鳥這個符號只算做一架有助於上樓讀畫的樓梯吧?我的意圖是上房抽梯,畫個鳥,---也就是畫個什麼也不是」。看似輕鬆的塗鴉中有著繁複寫實的艱難,以及鋪敘當代美術史的調侃語彙。遑論宋徽宗富貴工筆的花鳥或八大山人墨濃意簡的拙鳥和葉永青當代表現的塗鴉;鳥就是鳥,也都不是一樣的鳥。似乎避重就輕的「塗鴉」,一路畫下去,卻成就了名符其實的舉重若輕,在不經意間輕輕落下的重手,如泰山之勢,鏗鏘有聲。

                           

「假如生命不使人陶醉,那就不是生命,什麽也不是。」時間的善意不在於永恆,而是此刻的遇見,葉永青的邂逅不只是藝術的寫意,更陶醉著生活的寫實。

從雲南出走到臺灣,坐地日行,八千里路日月,追光尋路的旅程,恍如戲劇人生,更似葉永青顛覆邏輯,瀟洒穿梭於文人情操與戲謔人生中的自由筆觸和不羈的自在生活。

 

出雲南記‧北回歸線 - Exodus‧ Tropic of Cancer   42X645cm  (部分)  2014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形而上畫廊-葉永青 Ye Yongqing 風 Wind 140X75 cm 2014 手工紙 综合媒材 Handmade Paper & Mixed Media

葉永青 Ye Yongqing 奔逃 Running  直徑60cm 2014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葉永青 Ye Yongqing 晚風 The Evening Winds  直徑60cm 2014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葉永青 Ye Yongqing  候鳥 Migratory Bird 150x200cm 2014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葉永青 Ye Yongqing 魚 Fish150x200 cm 2014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葉永青 Ye Yongqing 人間三月天 World in March 50x40 cm X 18幅18 Sheets 2014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