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Art Charity 藝術公益誌 藝術教育專欄 五。 從藝術中看見每一個不一樣

Home

Art Charity 藝術公益誌 藝術教育專欄 五。 從藝術中看見每一個不一樣

文字 鄭瑋津

當我還在芝加哥某私立幼稚園/小學任教時,有一次帶著孩子進行藝術創作的過程直到現在仍讓我印象深刻。美國的私立學校常常都會有每年一度盛大的募款活動,當時的學校要求每個班級需要提供一項由老師設計、學生創作的藝術作品,作為家長競標的物品,藉此達到募款的目的。那時,班上都是三至六歲的小小朋友,如何組織二十幾個孩子共同創作,而不會變成一場鬧劇?如何讓孩子從中得到樂趣,卻又可以完成自己的作品而得到成就感?尤其這是一個中英雙語班級,需要融入中華文化的特色。因此我們兩名老師決定用最貼近孩子、符合中華傳統的「家」的概念來執行這個計劃。

 

 

我請工業設計的朋友幫忙找了一塊美麗的原木作為橫幅,切了很多圓形的薄木板,上下各鑽一個洞。每個孩子負責一塊小木板,一面用各種顏色畫上自己喜歡的樣貌,即使只是一塊小小的圓形,都可以看到孩子的不同風格。有的喜歡藍色,塗了滿滿一塊藍色、有的很優雅的用三原色畫出了線條、有的把木板當調色盤直攪至顏色無法辨識、也有的用濃烈的顏色擺盤,每一塊都很抽象,但每一塊都是唯一。而另外一面呢,我們用毛筆寫了一個「家」字,告訴孩子它的意義,並讓他們看著字描繪出形體。中文字的結構充滿了藝術形態,它是一個骨架,同時也是飛舞的線條幾千年來的演化,融合了中華文化、藝術、教育等意義。即使國外的孩子無法100%體會或寫得很完美,卻展現出另一種文化之間交錯的情緒。最後我們排列、懸掛上所有圓形的小木片,綁上充滿觸感的原木,用一條質樸的棉繩製造懸掛的結構,當掛在牆上時變成了一個具象的「家」的形象。每一個孩子都是家的一部分,而圓形更是屬於華人文化一家團圓的象徵。


然而,當學校的管理階層看到作品時,直批孩子的筆觸太不成熟,看不出來是什麼,作品不夠華麗,會募不到款項,因此決定將整個背面塗黑,用金色的顏料讓孩子點一個點,剩下的字由老師來完成書寫,所有的「家」字變成了一個模樣大人想要的模樣。


藝術教育並不是要讓每個人成為藝術家,也並不是每個孩子的作品都是藝術品,但它們的確是獨一無二的「藝術作品」。與其說在藝術教育中教導他們如何創作,我更希望那是一段人生旅程的陪伴,讓他們學習喜歡自己的不一樣、尊重別人的不一樣,學習用溫和的、猛烈的、放鬆的、緊繃的、甚至瘋狂的藝術手段來表達自我。在制式的教育當中,我們常常都希望自己是正常人,不想被貼上「怪咖」的標籤,比較不一樣的孩子常常都是被排擠、被霸凌的那些人。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中,我們開始試著掩蓋自己不屬於多數的那些特質,逐漸變得不知道如何思考,只想著跟隨別人的意見。但在藝術的領域裡沒有對錯、無分好壞,也許有些人會用金錢價值來衡量作品的好壞,但那僅僅是社會給予的外在意義,對於創作者本身,意義僅屬於自己,或是能夠體會的接收者。尤其對於孩子,我們更應該擁抱他們每一個獨立個體的不同,讓他們盡情揮灑自己的色彩和樣貌。成功的時尚設計師Marc Jacobs說:「我總是會找到奇怪和不完美事物中的美好,因為它們往往有趣多了。」(I always find beauty in things that are odd and imperfect-- they are much more interesting.)


 

最後被大人「整修」的過程和作品我一眼都沒有看過,可以諷刺的說那是一種結合解構和後現代的再創作,但我仍不忍看著充滿童真的筆觸被毀壞,並重新以虛偽包裝成獲取利益的手段。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