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在藝術裡呼吸與對話

Home

在藝術裡呼吸與對話

文字 鄭瑋津

位於日本瀨戶內海的直島是一個人口不足四千人的小島,卻被英國旅遊雜誌評為世界上七個最值得旅遊的文化名勝之一。島上除了濃濃的日本淳樸風情、與世隔絕的閒適感,還有俯拾即是的藝術品和美麗建築。這次踏上直島就深深被當地的藝術氣息所吸引,船甫進港,便看見草間彌生所創作的大南瓜靜靜坐在堤岸,並非熱情地向旅者撒花道歡迎,而是用緩慢的吐納拖拉每一個人進入到它的魔幻世界。

 

安藤忠雄運用飯店與美術館結合的概念,讓美術館再也不是五點關門之後就與我們切斷關聯的空間,而是將藝術的觸角延展到二十四小時和每一個轉角。下榻的遊客住進了一幢處處有玄機的藝術品,通往房間的小徑有地景藝術,甚至房間裡也藝術家揮筆牆上的壁畫。

 

 

在欽佩整個計劃的概念的同時,我卻也認為住在美麗的建築物當中,將家佈置得有美感,環境中有藝術品是一件應該,而非特別奢侈的事,但對第一次感受如此環境的筆者父母來說,卻是一個蠻新奇的體驗。

對話因此從這裡開始了。

爸爸看著牆上Richard Long的壁畫問說:「所以這是什麼意思?」

我問:「那你覺得呢?」

爸爸很認真的想了一下:「它一圈一圈的圓形應該是有創造空間的效果,會讓房間看起來更有深度和空間感吧。」

我說:「你講得很有道理啊,我覺得它這樣也創造了一種想像的空間,同心圓畫在牆上很像是一個隧道,不知道穿過這一面牆可以通往哪裡。」

 

我們並不知道藝術家的原始想法是什麼,卻前所未有的在父女間建立起關於藝術的對話,即使他已過耳順之年,沒有接受過藝術賞析或是藝術訓練,只是很單純的講出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但這樣就夠了。

 

接著帶著他們到美術館,這裡展的都是非常當代的藝術品,自然地爸媽想問「展白紙是什麼意思?」、「用一堆漂流木拼起來的圓形是什麼?」,就像對待學生的態度一樣,我選擇不給他們答案,也不希望他們只讀作品標牌,而建議他們用心去感受,並用自己的想法去詮釋作品。看著他們兩人開始討論作品的材質、創作概念、像什麼東西,欣賞藝術品之餘,更覺得自己爸媽之間與藝術的對話可愛。

 

當然他們最後還是會說:「哎呀,我們都看不懂啦!」不應該有﷽﷽﷽﷽﷽﷽﷽﷽﷽也沒有說,欣賞藝術品不應該是一門所謂

 

想必這也是很多人的心情,到美術館裡覺得自己看不懂藝術品,所以很無聊,覺得那是不屬於你的世界。但真的是這樣嗎?對於專業的藝術從業人員來說,了解藝術品的細節、媒材、價值、創作概念等等固然重要且必要,但對一般人來說,欣賞藝術品不應該是一門稱為「藝術賞析」的學科,沒有對錯也沒有好壞,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和詮釋,聽對藝術很瞭解的朋友講解藝術作品,會得到很多的知識,但跟一般的朋友隨意討論藝術品,反而會得到很多不同的創新想法,因為每個人在觀看時會置入自己的背景和經驗,在不同的年紀和時間空間,用不一樣的眼光去審視眼前的作品。也許與藝術家原本想傳達的想法相差甚遠,那也是在傳播過程中產生的驚喜火花。

 

 

曾經也會擔心帶爸媽欣賞藝術品會讓他們感到無趣,但經過這次的經驗,我想聽到更多他們心中看見的藝術;也想帶著身邊的人進入各式的藝術場域,讓他們從一種由下而上觀看的態度,轉換為進入當下的氛圍﷽﷽﷽﷽﷽﷽﷽﷽﷽﷽﷽﷽溫度轉換為著他們進入不一樣的藝術場遇,進而由內而外用眼神觸碰更多注滿藝術的時刻。就像直島帶給我們的,所迸發出來的瞬間,在我們共同的注視之下,將海與藝術環抱的溫暖延續下去。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