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國寶級的漫畫家~劉興欽

Home

國寶級的漫畫家~劉興欽

走訪藝術家
文:陳德霈 資料來源:照片由 劉興欽 提供

提到漫畫家劉興欽,他筆下的大嬸婆、阿三哥和小聰明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引領了台灣漫畫界半個世紀。聆聽84歲的劉老師神采奕奕地介紹他的創作,記憶力奇好的回憶著生命中的小故事,娓娓道來生動有趣!

 

出生於新竹縣橫山鄉大山背。在那個年代裡其實大部分的家庭都很貧困,所以求學變成了奢侈的享受,當年選擇就讀師範學校主要是因為公費讀書,求學的過程有一些補助,而且畢業之後還可以當老師,所以在台北師範美術系教育科拼了命讀出好成績,後來順利分配至台北市延平區永樂國小任教。

 

當時流行的漫畫內容大多粗俗,所以政府是禁止兒童閱讀的,儘管如此漫畫仍然非常盛行,為了遏止小朋友繼續受到不良的影響,非常有創意的劉興欽想到:漫畫既然這麼有吸引力,它也可以是很好的教育工具。所以他的第一本漫畫叫做「尋仙記」,其實是教小朋友不要看漫畫的漫畫,結果那本漫畫非常轟動。

 

 「尋仙記」的成功,讓劉興欽繼續推出第二部作品「從軍樂」,內容完全取材於自己當兵的經歷,這樣的創作背景很真實,更貼近一般人生活,結果大受歡迎,取得更出色的成績,好多地方的報紙轉載,還登上國外的媒體版面,「從軍樂」是劉興欽個人最喜歡的作品。

 

不過真正讓他名利雙收,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的漫畫,則是1957年開始發行的「阿三哥、大嬸婆」系列作品。阿三哥這個主角其實就是劉老師自己,而大嬸婆樸實的台灣味,就像母親的化身。他們的知名度已超越亞洲,一直紅到美國。在舊金山有華僑成立一所大嬸婆創意學校,也有大嬸婆律師事務所、大嬸婆會計事務所、大嬸婆餐廳,還有大嬸婆花生在超市熱賣,連美國小朋友學的華語課本,都指定要用大嬸婆當做插畫,阿三哥與大嬸婆幾乎被冠上了「華人代表」的稱號。

 

劉興欽老師回憶起自己小時候第一次展現繪畫天份這件事,其實還有一個趣味的小故事:當時農家眷養豬、牛、雞、鴨、鵝等,為保六畜興旺,常求符張貼保平安。有一次爸爸差他去隔壁村莊求符,回家路上天色已黑,伸手不見五指,經過墳場覺得黑影幢幢,他哆嗦走著,一不小心跌了一跤,把好不容易求到的符弄破了。要再走回頭路穿越黑漆漆的墳場去求符,說什麼他也不願意。於是靈機一動到同學阿牛家要了一張紙錢,借了筆墨,照著拼湊起來的符依樣畫葫蘆, 居然有模有樣,畫得像極了。

 

對人生積極關照的劉興欽,在科學方面也頗有興趣,當時先著一本「小聰明」的科學教育漫畫,不久劉興欽突然靈機一動,畫了「機器人」,成為極受歡迎的漫畫!

 

劉老師除了是「漫畫家」外,他竟然還是個極具創意的「發明家」,劉興欽自1970年起,短短八年間發明了138種專利,是台灣擁有最多專利的發明家。

 

他的第一項發明是他於1970年時,發明的「機器人助讀機」。該項發明是因為有個小讀者打電話給他,說不相信他所畫的「機器人」有那麼厲害,當時劉興欽回應小讀者:未來科技發達,機器人將會為人類作事,那小男孩譏笑他說:「那有可能,你還真會吹牛!」並說:「要不然你做一個給我看看,我才相信。」
為了做一個機器人給那個小孩看,劉興欽成功發明了「機器人助讀機」,並獲得台灣與美國專利,拜那小男孩之賜,劉興欽開啟了發明之路。

 

他的點子層出不窮,從教學輔具到家居生活用品一應俱全。至今劉老師的發明仍然經常出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像自來免削鉛筆、丁字型冷熱水龍頭、雨傘不滴水伸縮套、演奏音樂鞋、自學機器人......等等,並於1981年榮獲德國紐倫堡世界發明展金牌獎。

 

雖然一度放棄漫畫,改行當一個發明家,也曾經遠走他鄉,長年待在美國,但是劉興欽最後仍選擇回到台灣,為故鄉奉獻一己之力,而且是用他最擅長的那支畫筆。

 

劉老師對台灣本土文化始終抱持一份使命感,他說:「我認為,漫畫家要肩負起社會責任。因此,我的作品中始終與教育緊密相連,遠離色情暴力,不背離道德;我也讀科學工具書,豐富漫畫中的知識。」所以他的漫畫常帶給人們正面的教導。

 

劉興欽創下漫畫界的許多紀錄,至今仍然無人能及。他同時身兼具漫畫家及發明家二種身份,並且成績斐然。 他也是唯一獲得歷任總統接見肯定的漫畫家。 但可別以為劉興欽只會畫漫畫,他還擅長以水墨民俗畫來呈現環保教育等議題。

一輩子都在畫畫的漫畫家,完整見證了台灣漫畫的發展歷程,直到今天,他和他手上那支畫筆,仍然不停地在畫著,記錄下台灣曾經走過的點點滴滴。

大家都知道,內灣是因為劉興欽筆下的漫畫人物才又繁榮起來的。劉老師為了讓生長的故鄉重振商機,無償授權當地使用他的作品,於是新竹縣橫山鄉內灣村在2000年,以大嬸婆、阿三哥、機器人......等,打造老街形象。使得原本計畫廢除的台鐵內灣線起死回生,「劉興欽漫畫暨發明展覽館」更成了著名的地標。

現在的劉老師將重點放在「民俗畫」,意即把台灣人過去的生活百態用畫筆記錄起來,譬如說製樟腦、拉木馬、推台車,怎麼製造茶葉、燒木炭等等,他都圖文並茂的做成記錄,目前大約有300多張作品,由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典藏。

除了漫畫,他的打油詩也是一絕,總可以用三言兩語讓人勾起滿滿的回憶!

 

請教劉老師為何致力於台灣民俗畫?劉興欽說:「由於日據時期對農民的漠視,和國民政府來台後對本土文化的壓抑,他憂心台灣多元的族群文化在歷史上被遺忘,因為我是客家人,有義務替客家的史料保存盡心盡力。」

 

劉興欽期許他對藝術的執著能喚起台灣的人文關懷、使客家精神延續不斷!而在民俗畫中呈現的那些工作,每一個細節他都記得非常清楚。他說:「因為曾經有做過那些工作的經驗,而我最擅長的表達就是把他們畫出來,身為藝術家就有義務負起這個責任傳承給更多人知道。」

樟腦是台灣特產,早期台灣剛開發時的一種寶,也是替台灣出口賺取大量外匯的產品,樟腦樹生長在高山上,樹幹外皮粗黑。台北市中山北路和敦化南北路種植的就是樟腦樹,它非常適應台灣氣候。
樟腦油製造過程不簡單。先把從山上砍回來的樹幹,鋸成一段一段,再搬運下山。製造樟腦油的工廠叫做樟腦窯,必須設在河邊,因為它得利用河水來冷卻蒸氣管。通常工人會用茅草或竹子,搭蓋簡易工作房。工作房搭好後,屋內視場地大小,就地建造數個大竈。
竈上擺放特製的鍋子,這鍋子既深又寬,專門用來蒸樟腦或香茅油,鍋子上面則是大型的木製蒸籠。蒸籠上有一條金屬管子接通到屋外,屋外管子再銜接粗大的麻竹。一開始,必須用一把鏟子來剷這些成段的樟腦木頭。剷的時候,雙腳頂著木頭,剷出一片一片碎片。
碎片形狀頗像牛舌餅,最後把所有碎木片放進大蒸籠裡面,密封起來蒸。蒸的過程中,含油脂成份的蒸氣湧向金屬管,然後流到屋外銜接的麻竹管,再利用自河裡引入中空麻竹管內的河水,將金屬管冷卻。管線距離愈長冷卻速度愈快,所以管子一般都很長,繞來繞去。最後流進桶子裡的便是樟腦油,結晶的樟腦油就成了一塊一塊的樟腦。
說個小插曲,由於蒸樟腦油產生的蒸氣,會經過管子來冷卻,所以排出的冷卻水是溫暖的,劉興欽小時候,特別喜歡跑到排水管出口下面,等著沖溫水澡。那時候,要是誰家的孩子長頭蝨,便會來樟腦窯沖洗,含有樟腦氣味的溫水,竟是最好的頭蝨藥呢。

輪米是把糙米製成白米的特殊方法,一般都是大家庭才會使用。這是用石頭砌成的大圓石碾台(碾盤),周圍環繞一條石溝。使用時,把白米放進石溝,再讓牛拉著兩個豎立的扁圓形碾子(碾砣),繞著石磨外圍行走。
牛一走動,輪子就輾壓溝裡的稻米,稻穀因為被輾壓而擠壓到溝槽兩側。趕牛的孩子,便要用手裡趕牛的竹片去翻動米,把它們再翻到石溝中間。
製米過程很單調耗時,光是趕牛繞著圓圈走,就要走上半天,而且牛也不笨,如果不跟著牠在後面走,只在一旁么喝,牠就會偷懶。
人繞著圈子走不舒服,拉著輪子的牛就更辛苦了,沒有經驗的牛,會頭暈而昏倒。所以,剛開始必須先把牛的眼睛蒙起來,趕牛的人在前面拉著牠走,過一些時間,牛比較適應了才取下蒙眼睛的布,改為人在後面趕牛。

 
台車是台灣早期非常重要的交通工具,和「木馬」有異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木馬沒有輪子,前進是用滑的。臺車有四個鐵輪子,跑在像火車鐵軌的軌道上面,速度快得很。
台車除了運貨和運木材之外,也可以坐人,運到陡坡,推的人就很吃力。平坦的路,車伕一腳踩在台車一邊,另一隻腳蹬一下枕木,推得既快又省力。下坡時,煞車要靠插在後方的剎車桿。
煞車時,沒有鈴聲也沒有任何訊號,偶爾下坡時還會發生「飛車」狀況;煞車是拉上了,但是鐵軌很滑,輪子雖然不轉動,台車卻往下滑。這時煞車失控,車上的人必須跳車,否則相當危險。
台車是日據時代,日本人侵略東南亞各國時所製造的簡便軍用交通工具,當時在台灣非常發達。台車也有一些交通規則,比如兩車交會時,必須人讓貨。載貨少的要讓載貨多的。對向行駛,一台的要讓兩台的、上坡的要讓下坡的。

 
木馬,是「撬(讀音翠)」類運輸工具之一,最早盛行於日本飛驒信濃的山岳地帶。文字本意是健步如飛的白鱗紋青驪馬,通常叫牠「連錢驄」。
日據時代,日本人為了砍伐玉山等交通不便的高山樹木,而把飛驒木馬移植運用在台灣林區,尤其是新竹內灣地區,成為因應砍伐樟木的最佳運輸工具。
民國二0年代,內灣盛產樟木。這個地區由於山地多半是岩石,不容易開闢供車輛行駛的道路,於是勉強鏟出羊腸小徑,或架設懸空棧道,並運用看似台車卻沒有輪子的雪撬式載運工具,就是木馬。
木馬左右側有兩片赤柯木做的大桴板,長度一點八公尺,兩端呈半弧形。桴板與桴板之間,安裝五到八根橫桄。樟木堆積在橫桄之上,放妥之後,在中間插入一根當作操縱桿的木棍,在綁緊所有樟木,就可以託運了。
木馬重約六十公斤,每趟可以載運三百公斤樟木。二人一組,一名在前方牽拉、一名在後方推。下坡時,前面的人變成用背部往後頂、後面的人用雙手拉,避免木馬猛然往前衝撞。兩人必須時時刻刻同心協力,才能夠順利保平安。
拖木馬很困難,因此在地面埋設枕木,以方便木馬底座滑行。行進的同時,將濃稠潤滑油圖在枕木上,讓木馬更容易滑動。遇到下坡路段,則在枕木上面灑細砂子以增加摩擦阻力、產生煞車作用,使木馬慢下來。
內灣的木馬道,有一半以上的路段面臨懸崖,萬一衝力太大,前面的人必須當機立斷,將操縱桿撞向山壁,讓木馬停下來。但經常煞車不及,或是撞向山壁卻仍停不住的意外發生,結果,前面的人隨木馬和整堆樟木摔落懸崖,一命嗚呼。
拉木馬多是夫妻檔,意外發生時,在後面的妻子雖然僥倖逃過大劫,卻眼巴巴看著另一半衝向鬼門關,又無能為力,人間悲情莫過於此。也因此內灣多了不少寡婦與單親家庭。


牽礱是把稻米磨成白米的過程,它的真正功能是脫除穀殼,可以算是土製的脫穀機。
專門製作礱的師傅,利用竹子編成竹礱分上下兩節,上節的最底層,和下節的最上層,分別用堅硬的櫸木片,做成排序整齊的齒狀,兩片木片之間保持半粒稻穀的空間。然後上下兩節倒扣,像個喇叭似的,讓穀子從中間齒縫流下來。
力氣大的一個人,力氣小的則兩個人來推動竹礱,磨來磨去,把稻穀磨成米。磨好的米,稻穀和穀殼還混在一起。第二個步驟,要把它們一起倒進圖右側的風車裡面,利用風車分開白米和其他雜物。
風車有三個出口箱;;細沙和小石子,會掉進第一個出口箱。
大部分白米夾雜些許稻穀,會掉進第二個出口箱。
空心的稻穀或碎米粒,則掉進第三個出口箱,留給鴨子當美食。另外,最輕的穀殼在同一時間,已經被風吹到外面堆成一堆了。
最後一道手續是分離米和稻穀。
說起來,過去的農人必須歷經各種辛苦,才吃得到一頓白米飯呢。

 

 


劉老師至今仍持續創作,筆鋒依然細膩,兒時的點點滴滴記憶猶新,他把文化傳承的大任攬在身上,期盼年輕的世代也能藉由他的圖畫穿越時空,體會長輩們過去生活的歲月情懷,國寶級的大師真是當之無愧啊!

 

 

 

 

 

 

 

大嬸婆、阿三哥和小聰明

照片由  劉興欽 提供

 照片由  劉興欽 提供


照片由  劉興欽 提供

照片由  劉興欽 提供

照片由  劉興欽 提供

照片由  劉興欽 提供

照片由  劉興欽 提供

劉興欽漫畫暨發明展覽館

照片由  劉興欽 提供

圖說:製樟腦

 圖說:輪米

圖說:台車

圖說:拉木馬

圖說:牽礱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