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王攀元 Wang Pan Yuan

Home

王攀元 Wang Pan Yuan

1912年生於江蘇,上海美術專科學校畢業,曾任江蘇丹陽中學教員,來台後於羅東中學 任教,與畫友組成「蘭陽畫會」,1973年自學校退休後,全心投入繪畫創作,蟄居蘭陽平原六十餘載。 關於王攀元,你可以不了解,但你不能不知。他的一生太豐厚,生活是部曲折的歷史,繪畫卻是單純的先知。他的太陽從不下山,即使天黑,也要變成月亮;他的夕陽 恆紅潤潤地掛在地表的那端,即使亂雲遮掩,也要恣絢爛。太陽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夢想,他以夸父之姿,執意追逐,至少,在畫布上,它可以紅紅地圓在天邊。 孤獨是天性特質,也是際遇使然,與其說他自小逃避在孤寂的角落,毋寧說他是甘於獨自一人的怡然自適;宿命造成他孤傲的必然,也成就他藝術的寬闊境域,無邊 無際無罣無礙,穹宇蒼茫,他是自己唯一的知音。這也是為何王攀元的畫像謎一樣,令人費解,他以虛空創造距離,在欲語還休、似有還無之間,藏著血淚交織的熱 情。

 

「沒有含淚吃過麵包的人,不足以談人生。」深刻的靈魂,來自於生活的磨難,他保存記憶,像收藏自己的畫。原是大戶人家二少爺,自幼失怙恃,一個孤兒在大家 族鬥爭的夾縫中掙扎,擦肩的優裕在自力更生的過程中,更顯無奈。人性的弱點與絕處逢生,讓他不得不以際遇換取堅強。繪畫是老天 爺賜給他喘息的空間,而他也堅毅地握住畫筆,試圖彩繪自己的人生。即使上海美專紮實的素描背景,王攀元的畫一逕簡單、變形而憂鬱。富貴無望,學費無著,家 鄉無寄,他的畫隨著他的沉默,也越來越簡約含蓄。留法夢斷後,卅八歲避難來台,又是人生另一頁驚心的轉折。 苦難是大時代與環境交迭成的必然,他把最後的自決與尊嚴留給繪畫,他孤獨地與自己對話,與老天交談,與太陽對望。 僻居蘭陽平原五十餘載,他的悲劇與驕傲都源於繪畫。

 

一九六六年首次畫展,卅二幅水彩悉數為外國人買走,知音原無國界。經由他悲劇性格投影出的內化隱喻情境,使他的畫具有強烈的現代感,「我的思想超越時代五十年,我對色彩有獨到的敏銳。」極簡臻超現實且帶個人表現風格的構圖、棄豐富的空間變化,營造出極具王攀元個人特質且氣韻神秘,富東方文人內涵的西畫。 畫作驟然離開的失落與末留作品給自己的遺憾,形成他日後藏畫與惜畫的情節。

 

作品中屢次出現的夕陽、紅衣女子等意象,來自他早年生活的記憶;而經常的漂泊感覺,則以孤帆、奔犬等方式呈現。不同的主題變奏裡,「空」、「簡」、 「淡」、「遠」始終是他低沉吟唱的主調,是欲語還留的獨白、是若隱若現的孤怨。具象又似抽象,單純的畫面,卻有深沈的生命哲思,是王先生獨特的畫風。 王先生以百歲高齡,卻仍創作不懈。近年來屢以百號大作一再突破,筆觸迭落有致,色彩鮮麗溫厚。曾獲中華民國畫學會金爵獎,重要作品如「倦客」、「歸向何 方」、「太陽與鳥」、「北大荒」、「歸途」、「無奈」、「殘荷」、「狗」、「紅太陽」、「落日」。  

已高齡百歲的王攀元老師,目前定居在宜蘭。

王老師的作品1

王老師的作品2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