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書攝不二~ 朱泓熹

Home

書攝不二~ 朱泓熹

INTERVIEW 走訪藝術家
文:毛黛萍 照片由 朱泓熹 提供

朱鴻熹為專業攝影師、珠寶設計師和弘體書法家、自 1994 年起研習弘體書法至今,1998 年創立蓮華軒。閒暇時擔任攝影志工,捕捉蓮池水光,高僧行義,並藉由拍攝分享攝影藝術,開啟自心淨土。有人形容她是手持相機的「現代飛天」,捕捉大自然世界裡精彩奇妙的瞬間。

 

2012 年,跟隨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知名攝影大師麥可.山下 (Michael Yamashita)與法蘭斯.蘭亭(Frans Lanting) 二位老師,學習大師視野,充實攝影專業技術之外也開啟了對全球暖化議題的重視,藉由攝影藝術傳遞,尊重生命與生態關懷!


2013 年,受到法鼓山人文基金會之邀,以他擅長的攝影與書法,製作桌曆「心六輪」。

2015 年,朱莉完成他旅遊攝影六大洲的夢想,而這趟壯遊的最後交響即是非洲肯亞。目睹一年一度的動物大遷徙,朱莉以眾生皆有佛性而平等的心,記錄這部壯觀的史實,隨著他的鏡頭進入如詩如畫的肯亞大草原,驚嘆動物世界的多與密、力與美以及時刻警覺生命的無常。

 2018 年 3 月,他在加拿大 Wapusk 國家公園,執行了 11 天拍攝北極熊媽媽帶領熊寶寶出洞穴一同探索世界的珍貴畫面。大自然的各樣生命有著平衡的食物鏈,生生不息,堅毅地在屬於他們的棲地延續世代。
置身於一望無際純淨遼闊的白色冰原,感覺自己像是宇宙中的一粒細沙子。頭頂上,整個虛空裡的他方世界,都鮮明起來。
由於地球的暖化現象,讓他得以待在原本是低溫零下 30 度、甚至 50 度,強風時速30~60 公里的環境之中順利拍攝。

極地拍攝,全身都需緊密牢牢的包裹,只露出兩顆眼睛觀察。拍攝野生動物的距離正常都是肉眼看過去,發現有東西在動,再透過望遠境頭的景觀窗才可察覺動態。
如果擁有攝影家的運氣,動物會距離鏡頭較近,他總是這樣祈求著 .......
行走在雪地,雙腳的雪靴厚重猶如綁了鉛塊,拍攝器材也比平常來得沉重許多。

生態攝影好比獵人是用槍打獵,他們則是拿相機獵取畫面。
尋找北極熊,得依靠有豐富經驗的嚮導。通常以兩台雪地摩托車為一個單位,如此可相互照應,其中一人帶著獵槍用來防身,以備不時之需。
皚皚白雪中,「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他們藉著北極熊所留下的腳印,判斷朝往的方向。更或者,有母熊早已被生物學家鎖定,身上戴有追蹤器,便可提供一些情報,利於發現北極熊遷移的蹤跡。

剛出生不久的小熊,出了洞穴之後,還無法做長途旅行。熊媽媽雖然已經斷食許久,但每天仍要多次哺乳,這是北極熊母子一生當中,相依為命最溫馨的時刻。天真萌噠噠的小熊仔,卻也是雪地裡,善於隱藏的北極狐與群狼眼中的極品美食。
大約兩年之後,成年的北極熊,儘管堪稱是世上體形最大,力量最強的哺乳動物,也要各自獨立去面對眼前這個多變且無法掌握的世界。

拍攝任務完成後,想到地球正在暖化,冰原正在消失,北極熊可能一如科學家推斷的,在一百年之內會因為生存環境改變無法延續生命從地球上消失......不勝感嘆 !
身為攝影師,他期許作品能喚起觀眾的共鳴,一同去省思,我們該如何守護浩瀚宇宙中這個滋養人類生命的「地球」。

2012 年 2 月朱泓熹跟著一群熱愛大自然的夥伴們來到世界的盡頭 ~ 南極,親眼目睹一座座漂流的冰山,並拍攝那壯麗的一瞬間,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圖中這一座完美的拱橋於 2017 年崩塌了,照片也變成了美麗的追憶 ......

在大自然極地艱困的環境中,也能發現自在生活的珍稀動物。朱泓熹從來不曾想過 , 會與馴鹿如此靠近!透過望遠鏡頭,屏息以待, 守候在一處山坡低處 ,手持著 600m 的鏡頭 ,不假思索,夢幻如天堂般的瞬間,按下快門的當下,他對天地吶喊那個心中最愛的英文單字 「unbelievable 」!

丹頂鶴

丹頂鶴,也稱仙鶴。因頭頂有紅肉冠而得名,是一夫一妻制,有忠貞、吉祥、長壽的寓意,更是國際保育列為瀕危的鳥類。
日本北海道,多年來在政府與民間的努力保育下,2017 年,丹頂鶴的數量已達到一千多隻,成效卓越。無疑又是一處愛好攝影者的天堂和全世界愛鳥人士心目中必朝的聖地。
朱泓熹在幾年前就已醞釀想要拍攝丹頂鶴的計畫,但總是遲遲沒有行動,主要是受限於攝影器材太重,身體無法負荷。因此就這樣一年過了又一年,終於在 2017 年3 月成行。
雪白的世界一片潔淨,鶴鳴的聲音據說最遠可達三公里。因此,還沒看見鶴,他就被鶴的鳴聲給吸引了。當第一次身長約一百四十公分的丹頂鶴,低空從頭頂飛過之時,人與鶴如此貼近,奇妙的感覺,猶如漫步仙境一般令人驚艷!

羽毛黑白對比的丹頂鶴, 猶如書法藝術中美麗的潑墨!
而攝影師就是每天到達同一個地點打卡,一直拍同樣的情景 ,直到奇蹟出現!

捕捉大自然世界裡精彩奇妙的瞬間。

捕捉大自然世界裡精彩奇妙的瞬間。

捕捉大自然世界裡精彩奇妙的瞬間。

捕捉大自然世界裡精彩奇妙的瞬間。

捕捉大自然世界裡精彩奇妙的瞬間。

捕捉大自然世界裡精彩奇妙的瞬間。

書法和攝影是朱泓熹的兩項專長,練習書法時的專注力,剛好成就了拍照時必須有的定力。
而鏡頭彷彿練習紙的九宮格,要將取景的主角放在什麼位置才能造就最舒服的畫面,從這樣的美學角度來說,書法和攝影其實是沒有什麼分別的。
朱泓熹很在乎作品呈現的生命力,如同他性格中的認真,一旦決定一件事情他就希望自己能夠做到最好,發揮優勢克服弱勢。他認為自己的攝影眼不是天生而是訓練出來的,因為成功是和自己做比較以及持之以恆的自我挑戰。

曾舉辦過「琉璃世界」、「馬年大吉」、「攝不異空」、「與佛有緣」、「朱莉弘體寫經」、「書攝不二」等個展。其著作有《佛偈佛影》(2003) 、《師偈師影──聖嚴法師掠影集》(2009)。
朱泓熹堅信「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他拍攝動物、極光、自然景觀的足跡踏片了六大洲,這位現代飛天,拿著令他攝心的現代法器~鏡頭,捕捉瞬間,拍出當下的「一沙一世界」。

  • 分享到 Facebook
  • 分享到 新浪微博
  • 分享到 騰訊微博
  • 分享到 Google+